黑紫高科技

一个会咕文但是画画贼垃圾还仍要画的新人。自称好脾气,请多多留言

美味的体育老师(3)

坑了好久,今天来更了_(:D)∠)_

这次更的绝对又粗又长,也不妄你们等了这么久(虽然都是剧情,不好吃)喜欢就收藏,再给个评论吧!

    几天后,莫恩宁看着坐在旁边一直在与大伙聊天的杨北武,真心觉得这聚餐来的就像场及时雨,浇开了她心中的希望。

    下午没有什么课,很多老师就都待在办公室里吹着空调闲聊着。于是当年级级长满面春风地推开门宣布晚上请客时,一帮老师就炸开了锅。

    莫恩宁放下了手里的手机安静的听同事们议论着,才知道原来是林级长在学校拿了优秀干部奖,得了一笔不算少的奖金,所以才会大方的来请客。

    她之前好像是给林级长投了一票来着。莫恩宁回忆着。

    然后优秀的同事们在知道了缘由后就转战到讨论晚上去哪里聚餐的问题上了。

    “老林,今晚上可要好好的宰你一顿啊。”

    “行,哪里贵去哪里。”林级长乐呵呵地回着

    所以,日料很贵吗?莫恩宁咬了一口金枪鱼寿司默默地想着。唔……好吃。

    年轻的老师们吵吵闹闹的互相碰着杯说着笑,无所顾忌;年长一点的老师们则小口小口的啄着酒互相唠着家常。

    “欸,真羡慕你们这帮还没有结婚的小年轻啊。”头顶已经开始有秃的迹象的一个中年男同事看着坐在身边的年轻人们,惆怅地叹出了声。

    “李老师,师母等下可能会打电话过来查岗啊。”其他同事见状纷纷开起了他的玩笑,气氛愉悦又轻松,很多人都笑了,杨北武的爽朗的笑声也混在其中。

    莫恩宁扭头去瞧杨北武,却差点被他一口整齐的大白牙晃了眼。

    然后不知道谁问了一句“欸,那恩宁老师有喜欢的人了吗?”把她吓了一跳。等莫恩宁回过了神就看见有好几个Omega正悄悄地望向她这边,一副准备偷听的模样。

    莫恩宁是知道自己在办公室里颇受欢迎的,所以被问到这种问题也无可厚非。毕竟不管是过节还是生日都会收到年轻同事们的各色礼物。

    但是莫恩宁现在已经看不上这些的矮小柔弱的Omega了。所以她温和的笑了笑,即使杨北武就坐在她旁边也面不改色的胡扯着:“有啊,不过你们不认识的。”然后不出意外的看见那帮Omega失望的下来的表情。

    “不认识也没关系啊,讲讲你俩呗。”还有人继续追问着,而莫恩宁不慌不忙的喝了一口清酒,守口如瓶:“都还没有追到手呢,哪来什么事可讲啊。”然后又反倒去套别人的口。

    在莫恩宁终于成功怂恿别的老师开始滔滔不绝的讲述自己的情史时,她没有注意到坐在旁边的杨北武已经起身离开了坐垫,走了出去。然后过了一会儿,一个女老师看了一眼手机,也起身走了出去。

    等莫恩宁再转头过去看杨北武时,他已经又好好的盘着腿坐到了坐垫上,甚至还聚集同事们玩起了转盘游戏。

    “恩宁老师,你酒量好吗?”杨北武扭过头,眼睛亮亮地看着面前的女人。这是他们两个人从进门起讲的第一句话。

    莫恩宁脑袋有些短路,饶是平时再怎么能言善道也是一愣才反应过来,“呃,还行。”

    所谓转盘,也就是把一个酒樽横放在桌子上,手一扭,瓶口指着谁,那谁就自罚一杯酒。为了更加刺激,有的老师还提出了被指到的人第一次一杯酒,第二次二杯,第三次三杯……杯数随指到的次数增加。

    搞事情。莫恩宁开始觉得这个游戏有意思了。

    这个游戏的好处就是可以知道哪些人是一杯就倒的。莫恩宁看着第二个喝一杯就晕菜了的O,再看看自己旁边这个已经喝了差不多十杯高度酒,还可以豪爽的说继续的汉子,内心复杂。

    他果然是Alpha吧……

    陆陆续续的有老师退出了游戏,并开始打算叫代驾了。而在杨北武喝下了第二十一杯酒后,这个健壮的汉子终于开始醉了:他把脸埋进双臂里,就这么趴着睡在了餐桌上。

    莫恩宁也有点微醺。她懒懒的拖着腮望着杨北武的寸板头和结实的后背,再次觉得他还挺可爱的。

    自己一定是醉了,不然怎么会连他的后背都觉得好看极了。痴汉莫恩宁微微叹息着,并不知道自己的视线有多么的赤裸,引得坐在另一面的一个女老师啧啧出声。

    聚餐已经接近尾声,有家室的老师都找了借口开溜,没怎么醉的年轻老师们又在商量着接下来的活动。

    莫恩宁虽然没醉但是也想走了,毕竟她最后的想法是送杨北武回家,这样就可以和他多待一会儿了。但是有几个男同事都不放她走,就连林级长都开始劝她留下来,这让莫恩宁简直欲哭无泪。

    就在莫恩宁差点答应的时候,平时和杨北武关系不错的李晴开口了:“诶呀,你们就让莫老师回去吧,这不是还有这么多人留着嘛。我也想留下来,但是杨北武就没人送回家啦……你们看他都醉成什么鬼样子了,那就麻烦让莫老师也顺便带他一程吧。”一句话噼里啪啦下来到是让人无法反驳。

    莫恩宁反应过来后马上回道:“不麻烦,大家都是同事嘛。”说着见李晴有些吃力的扶起杨北武,莫恩宁就眼疾手快的将一只手穿过杨北武的腰窝,一用力,就把他抬到了自己的身旁。

    接过杨北武的时候,莫恩宁好像还看见李晴冲自己调皮的眨了眨眼睛。莫恩宁立刻心领神会,感激万分。

    “那就拜托你啦!”

    “放心吧。”

    和众人道别之后,莫恩宁就搂着杨北武离开了厢房。

    她的心跳从碰到他开始就快得不正常,以至于耳朵里全是那如雷的咚咚声。偏偏身旁的那人又浑身烫得不行,那热量仿佛隔着衣物传到了莫恩宁身上,烧得她喉咙发干,脸颊发热。

    杨北武可能是真的醉得不省人事了。他垂着脑袋看不见脸,也不管搂着他的是谁,就像只大金毛一样紧紧的粘了上来,然后把全身的重量都压在了莫恩宁的身上。

    虽然莫恩宁穿着高跟鞋被压得有些重心不稳,但是却乐在其中。不着痕迹的捏着杨北武腰间的软肉,满是黄色废料的脑袋里想着:这腰可真软啊,好合适……

    等把杨北武扶上了后座,自己上了车之后,莫恩宁问他家在哪,就只听见杨北武口齿不清地嘟囔出几个字就再没有出声了。莫恩宁扭过头去看他,就发现杨北武已经抱着自己放在车上的大娃娃打起了鼾。

    那就没办法了,回我那去吧杨北武。莫恩宁脸上没什么表情,内心却开始欢呼雀跃起来。

    杨北武长手长脚搂着玩偶的样子实在太过于少女,莫恩宁忍不住摸出手机偷偷的拍了几张才心满意足地发动了车子,长扬而去。

下章,开车

主仆的关系(短篇)

12寒色组_(•̀ω•́ 」∠)_

设定:Leo是贵族少爷,而Don是Leo的贴身仆人(穿女仆装的龟龟,不要问我为什么,只是我想他就穿),有多贴身?上床的那种(嘿嘿嘿)

   

    奢华的房间里,在视线的可及处都被落地玻璃窗外洒进的月光照得清晰,而放置在桌上光线昏暗的煤油灯则照的房内事物朦胧,平添了一丝暧昧。

    “少爷,您最近睡得不太安稳,在上床之前请记得把牛奶喝了。”Don动作轻柔的帮Leo把睡衣的纽扣一粒粒仔细扣好,然而吐出的话语冷淡又毫无感情。

    Leo湛蓝的双眼不满的微微眯起,直勾勾的盯着Don。他讨厌Don这种装模作样的高冷样。

    于是Leo伸出手把正在叠着眼罩的Don拉近紧紧的抱住,然后把头埋进了Don的怀里。

    Don被Leo这撒娇似的举动搞得一愣,原本面无表情的脸上逐渐染上了殷红,然后就听见Leo闷着声说:“Don,今晚留下来吧。”

    Don背后的裙子被掀起,Leo伸手把他藏在臀缝中的小尾巴拉了出来,然后一只手温柔的揉捏着,而另一只手则流连在他两条细长的腿间。

    “嗯……”Don被撩拨的双腿发软,几乎站不住,只能靠把双手扶在Leo的肩头得以支撑。

    气氛正好,于是Leo抬头想索要一个甜美的吻,可是Don只是喘气,并不做下一步动作,而且他扶在Leo肩头上的手很快就用了力把Leo推开了。

    Leo有点发蒙,疑惑地看着Don:“怎么了,Don?”

    Don咬了咬唇,扭过头去不看Leo,解释道:“明天您的行程很多,您需要早睡。”然后说完就有些慌张地拿起了桌上的煤油灯转身就走。

    “等……”

    “祝您好梦。”Don头也不回的出声堵住了Leo想说的话,迅速的出了门并把门轻轻的关上了。那抹紫就这么消失在了Leo的视线中,徒留他独自一龟呆在空荡荡的房间里。

    Leo看着自己已经肿涨的下体,委屈的想着:这要我怎么睡啊?


这猝不及防的刹车你们可还习惯鸭?

这是一个写出色情文但没有肉的挑战_(:D)∠)_

可能还会有


美味的体育老师(2)

莫恩宁x杨北武


最近在想别的梗,有点不在状态,所以这一篇是肝到肾疼肝出来的,有点短小,见谅(›´ω`‹ )


    悠扬的下课铃声回荡在学校里,打断了莫恩宁的讲课。她看着在下面已经坐立难安的学生,放下了手里的课本,冲他们笑了笑:“那这节课就上到这里吧,祝你们音乐课玩得开心。”于是底下热闹了起来。

   

    等回到了办公室,莫恩宁看着收上来的卷子,笑容就再也挂不住了。一般的学生做错题还情有可原,但是平时班里成绩靠前的几个学生居然默契的都从选择题第一题就开始错,后面的大题虽然都写满了,但错得也没剩几分了。

   

    简直一塌糊涂。莫恩宁翻了个白眼。她懒得叫他们的家长过来,只想拎着这几个小兔崽子的耳朵出来示众。

   

    气呼呼的把卷子改到一半时,莫恩宁突然一惊。她沉默了一会儿后,放下了手中的笔,然后郁闷地捂住了脸。

   

    干,她都忘了之前自己立下的flag了,现在半个多月都过去了,而她还什么都没做呢。原来她一直都在忙着工作,活该两年了都没把杨北武泡到手啊。

   

    莫恩宁在反思的时候,杨北武刚好走进了办公室。他一路和别的老师熟络的打着招呼,然后回到了自己的座位里就开始玩起了手机。

   

    莫恩宁和杨北武隔着两个座位,并排的距离,让莫恩宁稍微一扭头就能瞧见他。

   

    她抬起头用手撑着腮,像平常一样就这么目不转睛的望着杨北武,而脑子里却在想着别的事。她想起了前年体检的事。

   

    那时是莫恩宁来到这个学校的第一次体检。在医院做完了常规的检查后,每个老师就按照ABO的性别分开去了不同的房间做体内的检查。

   

    莫恩宁在Alpha的队伍里没有看见杨北武,然后在进房间之前还特地望了一眼远处的Orange堆,也没见到有他的身影。

   

    难道他是B?莫恩宁心里满是疑惑,然而检查Beta的房间却在另一层楼。

   

    于是,她拍了拍排在前面的另一个女Alpha的肩膀,轻声地问着:“学姐,怎么都不见杨北武老师啊?”那个学姐比她早一年来到这个学校,经历过了一次体检,知道原因。于是她颇为神秘的对着莫恩宁说道:“听说他身体有些问题,每年其他老师来做检查而他是去做治疗的。当然不和我们在同一个地方了。”莫恩宁皱了皱眉,对此半信半疑。不过她急于知道答案,重点不在这里。

   

    “那杨北武老师那是A还是O啊?”那学姐奇怪地看了莫恩宁一眼,却看得她心虚。

   

    “这不是显而易见的吗?他一个体育老师,长的又这么壮实,肯定是Alpha啊。”学姐还在悄声的说着,自然没注意到莫恩宁失望下来的眼神。

   

    “不过这些也都是我们猜的,他是个B也说不定啊。”感谢学姐。莫恩宁松了一口气,因为这就表示还有机会。

   

    莫恩宁还在走神的回想着两年来的种种,却没发现她一直盯着的杨北武全身已经开始轻轻的颤抖起来,连呼吸也在加重,却还是在故作淡定的扒拉着手机。


【性感的忍者】
四兄弟拟人化(都爱了)
垃圾画手在线上色
应该还会有后续(哔哔)

美味的体育老师(1)

腹黑伪温柔少女攻x闷骚伪正直心机壮受

超爱这种设定啊啊啊,终于在昨天晚上咕出来了

    这场景莫恩宁不是第一次见了。明明是个老师,杨北武却总喜欢混在学生堆里和一群乳臭未干的孩子嘻笑打闹做运动,一点架子也没有。

    不过特意过来陪上体育课的莫恩宁可不是来看老师和学生如何其乐融融的,她现在看到的满眼都是美好的肉体。

    南方的夏天总是闷热难忍的,所以杨北武带体育课上半身通常是不拘小节的只穿一件汗衫。那薄薄宽松的汗衫被杨北武饱满圆润的胸肌撑得紧绷,特别是胸前那两粒乳头在杨北武运动时还会微微颤抖,像女人的一样勾人。

    不知道吸起来会是什么滋味,她暗暗的想着。

    其实一开始莫恩宁喜欢的类型根本不是杨北武这样的,那种白白净净柔柔弱弱的更和她的眼缘,也更容易激起她的保护欲。

    所以她的前任都是那种杨北武一拳就能干死的白莲花🌸。

    那至于怎么栽在杨北武身上的,这还得从她刚入这所学校说起。

    来入职报道的第一天,莫恩宁特地穿了一件深蓝色的水手服连衣裙,1米7多的个子硬是把过膝长裙穿到了大腿上。也不能说莫恩宁装嫩,毕竟在她眼里新人还是要活泼开朗点好。

    到了学校分了工作位子又认识了带自己的前辈后,莫恩宁就被坐着喝枸杞茶的同事遣去文印室拿三个班复印好的卷子。

    祝你喝枸杞茶喝到肾虚。莫恩宁偷偷翻了个白眼才下了楼。

    拿着卷子刚要上楼就听见有人叫住了她,回头一看正是杨北武。那时候莫恩宁脑子里就一个想法:真壮啊。

    后面理所当然的就是杨北武帮着她一起抬卷子上楼了。如果那时候卷子没有掉,莫恩宁可能就不会对杨北武起贼心了。

    事与愿违,卷子洒了一地,莫恩宁刚想放下手里其他的卷子蹲下去捡,就被杨北武制止住了。原因是她穿的裙子实在太短了,不方便蹲下去。于是杨北武让莫恩宁站在一边,自己弯着腰把卷子一张张的捡起来。

    那时候的杨北武穿着一身的运动套装,稍微一弯腰,那对着莫恩宁浑圆的肉屁股就绷紧了裤子颤颤的动着,再加上他时不时的喘一下,让久经战场的莫恩宁当场就硬了。

    后面莫恩宁靠着卷子的遮挡和自己的厚脸皮硬是和杨北武把卷子送进了班公室,然后找了个借口就溜进了厕所靠自慰把欲望消了。

    从那以后,莫恩宁真是越看杨北武越喜欢,特别是他那健壮的肉体,让莫恩宁一直惦记着找着机会一定要和他来一炮。

   

    想到这里,莫恩宁郁闷的叹了口气。来这里工作两年了,她和杨北武的关系也只是发展到了交情比较好的同事,压根没多少暧昧的发展。

    看了看远处正在教学生做引体向上的杨北武,莫恩宁忧郁的45度角看向了天空。

    倒不是杨北武呆板,莫恩宁之所以和他一直没有进展,是因为她两年了都不知道杨北武的性别。莫恩宁虽然男女通吃,但是她吃不下同性恋。莫恩宁是一个A,而杨北武是男性而且肌肉壮实,很有可能也是一个A,所以莫恩宁有所顾忌。

    三个月!莫恩宁用力的阖上了双眼,发了狠的决定到,在三个月之内必须知道杨北武的性别,如果他是A,那就彻底断了对他的念想!